2019年3月1日 星期五

美軍誤炸台灣俘虜收容所第三分所(屏東)


日本在1941年底發動大東亞戰爭後,在菲律賓、馬來半島、香港等地的戰事進展順利,戰敗的美軍與英軍因此成為俘虜。1942年中,日軍在朝鮮、台灣,及日本本土的善通寺、大阪、東京成立俘虜收容所,準備接受這些英、美戰俘。台灣俘虜收容所位於台北市龍口町1丁目1番地,並於金瓜石、台中、屏東、花蓮港分別成立分所。

1944年6月,國際紅十字會派出代表Angst先生,到台灣各分所訪視戰俘,行程中曾拍攝照片。下圖攝於位於屏東郡長興庄(今長治鄉)的第三分所,顯示戰俘在放養牛群。


到了1945年初,美軍開始從菲律賓出動飛機空襲台灣。2月7日,美國陸軍第90轟炸大隊出動B-24轟炸小港飛行場,不過因為目標區天氣不佳,第319、321、400轟炸中隊的14架B-24改在屏東飛行場及屏東市區上空投下集束破片殺傷彈。根據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的網頁,當天有二十多名屏東第三分所的戰俘被炸死,八十多人受傷,顯然有炸彈落到戰俘營這邊,偏偏又是最容易散布與殺傷人員的集束破片殺傷彈,因此傷亡慘重。

以下三圖為死於該次空襲的英國陸軍士兵Ronald Burgess的死亡診斷書,可以看到美軍空襲的時間是上午10時10分:




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指出,屏東第三分所在遭到空襲後,於3月關閉,戰俘被分送至台北大直與白河、斗六等地的俘虜收容所分所。下圖是目前我找到最後一張死亡場所記載為屏東第三分所的死亡診斷書,日期是3月11日,因此該分所關閉的日期必定是在3月11日之後。


下圖是屏東第三分所的空照,攝於1945年5月31日,建築物看來並沒有受到非常嚴重的損毀,因為2月7日美軍空襲是使用破片殺傷彈,爆炸威力不如通用炸彈,所以建築物的建構看來尚稱完好。不過這些建築的牆面必然有許多小型的破洞,只是照片看不出來。

B04616_035,中央研究院GIS專題中心提供

下圖為屏東第三分所原址的現代衛星空照:

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

牛肉崎油田空照

B03575_039,中央研究院GIS專題中心提供
1945年6月18日,美國陸軍第5航空隊第6偵察大隊的偵察機再度前來台灣偵照。在當天拍攝的照片中,絕大多數是日軍飛行場的照片,唯獨幾張標示著Zendaiho的照片明顯是山區,看不見任何飛行場或是類似軍事設施的地方(如上圖)。

Zendaiho是「前大埔」的譯音,位於現在的台南市東山區。為什麼美軍要來這裡偵照?事後來看,應該是為了搜尋位在這塊地區的牛肉崎油田的正確位置。美軍在1945年2月的報告《Petroleum Facilities of Formosa》所列舉的台灣地區油田,雖然包括了牛肉崎油田,但是地圖上只畫了一個籠統的區域(下圖正中央標示Gyunikuzaki的地方):

原圖出處:《Petroleum Facilities of Formosa》

該文件也承認在地圖找不到這座油田的位置(如下圖,點擊可放大):


在拍攝這個地區的空照後不到半個月,美軍第5航空隊第547夜間戰鬥機中隊在6月30日晚間,就出動了2架P-61,以75加侖汽油彈轟炸牛肉崎油田。7月8日,第49戰鬥機大隊再出動第7與第8戰鬥機中隊的27架P-38,以1000磅炸彈轟炸牛肉崎油田。從時間點來看,應該就是6月18日的偵照確定了這座油田的位置。

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典藏中,有一張牛肉崎全景照片,其左下角可以看見一座油井:

原圖出處:《始政四十周年紀念新營郡特輯號》。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藏

若跟本文的第一張美軍空照比較,可以發現上圖是從南往北拍攝,兩張照片的拍攝方向很接近。事實上,在第一張美軍空照中間偏左下的地方,就可以看見這座油井(箭頭指處)。局部放大的照片如下圖,在箭頭所指的物體有明顯較長的陰影,就是油井所在:

B03575_039,中央研究院GIS專題中心提供

在現在的衛星照片中,油井的原來位置已是一片樹林:


牛肉崎油田在戰後仍有生產,稱為牛山油礦,但早已停產廢棄。滄海桑田,從衛星照片來看,這個區域竟然比戰時還要荒涼: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虎尾特設見張所

前台灣省警備總部編著《日軍佔領臺灣期間之軍事設施史實》的附圖五「海軍電波探信儀佈置要圖」,在虎尾地區標示出哨戒用電波探信儀(也就是現在所謂的預警雷達)的設置。不過我在昭和19到20年5月的《高雄海軍警備隊戰時日誌》中並沒有找到相關的記載,所以也許是在戰爭最末期才設置(但必須再確認)。

上述的附圖沒有提供詳細的位置,後來我在之前去檔案管理局拍攝的虎尾飛機場要圖的邊緣上,發現了「虎尾特設見張所」的附圖(如下)。可惜拍攝當時並沒有注意這有什麼特別,所以就拍得模糊不清😓,只能隱約看出燃料庫、電信室:


在Google Maps虎尾周邊詳細比對後,終於在虎尾與土庫的交界附近找到與上圖相符的地點:


因為有確實的位置,就可以在二戰美軍空照圖上找到。下圖於1945年1月拍攝,可惜解析度不佳:

B03955_051,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提供

雖然過去日軍的通信、雷達設施在戰後被國軍接收後,多半保留原有用途,然而虎尾特設見張所的原址目前只能看到農舍: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Before and After: 專賣局番子田酒精工場

AFHRA典藏,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提供
1945年4月3日,美國陸軍第5航空隊第312轟炸大隊第386轟炸中隊的9架A-20在下午3時左右以傘降破壞彈與100磅汽油彈轟炸番子田驛(上圖左側)的車場,鄰近的專賣局番子田酒精工場(上圖右側有煙囪的位置)也遭轟炸,造成酒精工場蒸餾室、鍋爐室、溶解室與8棟倉庫、2座製品儲存槽燒毀。

下圖是美軍在同一年1月24日拍攝的番子田驛(位於照片左下角)及專賣局番子田酒精工場(對角線道路上方的區域)空照圖,顯示這裡在遭到轟炸前的樣貌:
B03955_095,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提供

1947年,戰爭結束已有兩年,但是同地區的空照(下圖)顯示酒精工場仍是廢墟一片,不但可以看到左上方的倉庫群燒光光,主要建物的屋頂也遭炸毀,露出裡面的隔間或是屋樑:
M7062_030,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提

以下是當地目前的衛星空照:

2019年1月26日 星期六

南灣水上機飛行基地


上圖是日本海軍特設水上機母艦讚岐丸在1941年開戰後第二天,出動零式水上觀測機(如下圖,以下簡稱零觀)支援攻略菲律賓的偵察航線圖。當時這些零觀部署在東港基地,所以航線圖的起點是東港。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航線還標記了「鵞鑾鼻LZ」,似乎表示零觀在進入菲律賓海之前,先以鵞鑾鼻一帶的Landing Zone作為中繼點。


從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到零觀的機身下方有三個浮筒,沒有機輪,所以這種水上飛機不能在陸地上的鵞鑾鼻不時著場起降,只能在鵞鑾鼻附近的海面起降。

至於是鵞鑾鼻附近的哪一帶,當時讚岐丸的戰鬪詳報提供了一個線索:


上圖第三點前半的大意是,為了延伸零觀機隊的偵察航程,所以在南灣設置飛行基地。也就是說台灣的最南端除了過去提過的鵞鑾鼻不時著場之外,還有另一個臨時的水上飛機起降場。

南灣的水上飛機起降場到二戰後期應該都還有使用。下圖是美國海軍Hancock號航空母艦上的第7戰鬥機中隊(VF-7)在1945年1月9日的作戰報告局部,提到在台灣的南灣攻擊一架滑行起飛中的零式水上偵察機(美軍稱為J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