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9日 星期四

烏「隆」一場

1945年的1月9日,美國陸軍第20航空隊出動四十多架B-29極重型轟炸機前來台灣,空襲基隆港西北角的碼頭設施,一共投下將近300噸的炸彈。基隆港的碼頭與市區相距不遠,但是當天不管是碼頭或市區都未傳出嚴重災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美軍於1944年9月拍攝之基隆港區空照圖。(中央研究院GIS專題中心提供,B07637_054)

為了支援美軍在1945年1月9日登陸菲律賓仁牙因的行動,第20航空隊原定計畫在前一天出動B-29轟炸基隆港,以牽制日軍。但是麥克阿瑟將軍要求將轟炸的目標改為新竹飛行場,以阻斷日軍自殺飛機對仁牙因灣內美軍艦隊的攻擊,陸軍航空隊同意所請,指示第20航空隊更改目標為新竹飛行場。

然而由於預報顯示8日的天氣不佳,所以轟炸任務延至9日執行。首要的目視轟炸目標也改為屏東飛行場與陸軍航空廠,新竹飛行場列為預備;但如遇氣象因素影響,必須以雷達輔助進行轟炸,則以基隆港為首要目標,預備目標仍是新竹飛行場。

因為海水與陸地對雷達波的反射特性差異極大,在B-29配備的AN/APQ-13雷達顯示幕可以清楚顯示。飛行場基本上是一大片平坦的陸地,雖然有格納庫與廠房等設施,在雷達上仍不易顯示出差異。這是為什麼美軍如果必須透過雷達進行轟炸,基隆港會被選為首要目標的原因。下圖是日本東京灣在AN/APQ-13雷達顯示幕上的成像,跟下下圖的同地區地圖比較,可以發現相當類似。


箭頭所指即為AN/APQ-13的雷達外罩。 (National Archive)

當天清晨,一架擔任天氣觀測機的B-29提早一個小時起飛。東京標準時間0500前後,第40、444、462、468轟炸大隊合計48架B-29陸續從成都周邊機場起飛,但其中二架未能順利升空。任務指揮官在途中接獲先遣的天氣觀測機回報後,決定以基隆港為主要轟炸目標。上午0900至1000左右,第40大隊11架、第444大隊10架、第462大隊9架、第468大隊9架B-29,以基隆港西北角的岸壁為瞄準點,總計投下564枚500磅炸彈及580枚500磅燒夷彈。


根據美軍的任務報告,當天基隆上空18,000呎以下完全被雲層掩蓋,所有B-29是在20,000到25,000呎之間利用雷達投彈,因此美軍沒有人能夠確認炸彈是否落在目標區。但是有一組八架飛機的編隊,由於領隊機的炸彈釋放裝置故障,在飛抵目標區之前就投下炸彈,肯定沒有炸中目標。昭和20年1月的《臺灣空襲狀況集計》,在1月9日這天的條目中完全沒有提到基隆地區的損害,所以我懷疑其他B-29的炸彈也落在海裡,只是找不到證據,我在《空襲福爾摩沙》裡也就沒有提到當天B-29的戰果。

去年下半,我終於在昭和20年1月的《基隆防備隊戰鬪詳報》裡找到答案(如下圖),原來B-29投下的炸彈全都落海,難怪基隆當時沒有遭到什麼破壞。

JACAR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08030456400、昭和20年1月3日~昭和20年1月24日 基隆防備隊戦闘詳報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然而美軍終究沒有放過基隆港,從1945年5月底開始,數度出動大批B-24機群進行轟炸,緊鄰碼頭的市區也遭池魚之殃。根據美軍在戰後的調查,基隆市區有61%遭到摧毀,超過4,300棟房屋被炸壞。


2019年12月25日 星期三

香港的黑色聖誕節

昨晚的平安夜在香港一點也不平靜。78年前的今天,香港也經歷了一次「黑色的聖誕節」......

亞洲時間的1941年12月8日,日軍在突襲美國的珍珠港後幾小時,原本駐紮在中國廣東的部隊也揮軍進入英國殖民地香港。駐香港英軍與同年11月才抵達香港的加拿大部隊,在抵抗了兩個多星期後,終於不敵日軍的優勢武力(請參考《台灣起飛,香港空襲》一文),在1941年12月25日聖誕節,由香港總督楊慕琦(Sir Mark A. Young)率領駐香港英軍指揮官克里斯多福.莫特比(Christopher M. Maltby)少將等人向日軍投降。

香港總督向日軍投降的場景,左起坐者第二人為莫特比少將,他們的目光應該是投向講話中的楊慕琦總督。 (網路圖片)

英國駐香港的文官、軍隊,及前來支援的加拿大部隊,在香港投降後都成為日軍的俘虜。楊慕琦總督先被拘禁在上海的俘虜收容所,後於1942年9月上旬被轉送到台灣,關進位於花蓮港的台灣俘虜收容所第四分所。

台灣俘虜收容所在接收俘虜時,都會要求俘虜宣誓不會逃亡,但楊慕琦拒絕宣誓,因此遭受禁閉處罰,這個事件被記錄在他的銘銘票背面(如下圖)。

楊慕琦的銘銘票背面。 © Crown Copyright

戰爭結束後,在楊慕琦轉送台灣俘虜收容所當時的所長中野準一大佐被依戰犯罪嫌逮捕。中野於1947年接受審判時,在庭上對於楊慕琦因拒絕宣誓而被處罰一事坦承不諱(如下圖)。

戰犯審判中,檢察官的詰問 (Q) 與中野準一的回答 (A)。

跟楊慕琦一同被俘的莫特比少將,被關押在香港俘虜收容所。1943年8月上旬,他被移送到台灣俘虜收容所第四分所。巧合的是,他的弟弟——英國皇家空軍保羅.莫特比少將(Paul C. Maltby)在爪哇被日軍俘虜後,也在1943年2月初移送到台灣的第四分所,成為台灣俘虜收容所中極為罕見的兄弟檔俘虜。

本文提到的楊慕琦與莫特比兄弟,在1944年10月都被轉送到滿州國的俘虜收容所。二戰結束後,被美軍派人營救出來。(請參考《紅雀行動》一文)

箭頭所指為戰後重獲自由的克里斯多福.莫特比少將,攝於中國重慶。 © IWM (K 9906)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澳洲對台灣的空中佈雷行動

太平洋戰區(Pacific Ocean Areas)與西南太平洋戰區(Southwest Pacific Area)劃分的範圍

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的目的之一,是要奪取東南亞地區豐富的天然資源。戰爭在1941年底爆發後,日本順利的攻佔了美國、英國、荷蘭在南洋一帶的殖民地,同時也取得對當地天然資源的控制權。然而這些石油、橡膠、鋁錠等原料或半成品卻仍需要透過海運載回日本本土再處理加工,意即日本若要用得越多,就必須投入越多的航運資源。此外,在外作戰日軍所需的補給,大部分也是以海運的方式,從日本本土送往各處戰地。

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尼米茲在1942年底,曾經請西南太平洋戰區總司令麥可阿瑟出動飛機,攻擊日本的運輸船團。不過麥克阿瑟予以婉拒,理由是他旗下的飛機可以空襲陸上目標,直接支援作戰。

槍砲、炸彈、魚雷、水雷等武器都可用於攻擊運補船隊,而且這些武器都能由飛機從空中投射。然而只有前面三種是「立即見效」(或立即知道無效),所以是空勤人員攻擊日本船團時偏好的武器。不過水雷除了能直接造成船隻的損壞,日軍為了避開雷區,必須將船隊繞道,導致時間與燃料的浪費,另外還必須出動艦艇掃雷。如果用現代的「投資報酬率」來衡量,水雷反而是這四種武器中最高的。

可能令人難以想像,美軍首次在對日作戰中使用飛機從空中佈雷,是在中緬印戰區。在1943年2月22日的夜間到23日凌晨之間,美國陸軍第10航空隊出動了10架B-24轟炸機,在通往緬甸仰光的仰光河口投放了40枚英國製水雷。仰光是日軍運送部隊和補給到緬甸的重要港口,但是在美軍這次佈雷任務之後,從仰光進出的船隻大幅減少,顯示佈雷發揮了極大的嚇阻效果。

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及新愛爾蘭島(New Ireland)周邊地圖

美軍在西南太平洋戰區執行的第一次空中佈雷任務,是針對索羅門群島中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的布因(Buin)與卡西里(Kahili)地區,由海軍的TBF魚雷轟炸機在1943年3月20日晚間進行,這也是美軍飛機首度在太平洋戰爭使用美製水雷作戰。

雖然TBF也能用於空中佈雷,但畢竟航程較短,對於距離較遠的目標就力有未逮。與美國一樣屬於同盟國的澳洲在1943年3月伸出援手,提供澳洲皇家空軍的卡塔利娜(Catalina)水上飛機【註】,擔任西南太平洋戰區的空中佈雷工作。麥克阿瑟於4月9日批准了由澳洲皇家空軍負責的頭兩次佈雷任務。
【註】澳洲皇家空軍的卡塔利娜有共和飛機公司原廠的PBY,也有授權波音飛機公司製造的PB2B,雖然型號不同,基本上是一樣的飛機。

一架澳洲皇家空軍卡塔利娜正在實施磁性水雷的掛載作業

第一次任務的目標是新愛爾蘭島(New Ireland)西北方的席爾佛灣(Silver Sound),日期選在跨越22日與23日的滿月夜間。任務當天的2310開始,澳洲皇家空軍第11中隊與第20中隊合計八架卡塔利娜,每架飛機各掛載二枚水雷,從澳洲西北部昆士蘭的凱恩斯(Cairns)基地次第起飛。在佈雷過程中,曾遭到日軍輕型與中型對空武器的射擊,雖有飛機被擊中,都順利返航,任務時間長達十小時。

同屬西南太平洋戰區的美國陸軍第5航空隊在6月15日也開始執行佈雷任務,不過澳洲皇家空軍還是這個戰區的空中佈雷主力。從1943年7月起,澳洲皇家空軍開始對荷屬東印度群島周邊的重要港口與航道,展開長期的戰略性佈雷行動。而且隨著同盟國軍隊的推進,執行佈雷任務的卡塔利娜可以從澳洲本土以外的基地起飛,佈雷的範圍可達爪哇與婆羅洲。

以中國大陸為根據地的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也執行過空中佈雷任務。雖然規模不算大,但是涵蓋的範圍甚廣,從上海到海南島沿岸的主要港口及內陸的長江流域,甚至台灣的高雄與基隆兩座港口,都曾是他們佈雷的目標。第14航空隊第一次到台灣佈雷,發生在1944年1月11日,目標是高雄港。此後又零星的執行了幾次高雄港外的佈雷任務,最後一次是1944年9月24日。第14航空隊在基隆港外的佈雷任務僅有1944年9月6日的一次,由三架B-24投下合計14枚水雷。

第14航空隊在1944年的年度總結報告中畫出了對高雄港與基隆港的佈雷任務 (Fourteen Air Force Annual Summary, 1944)

第14航空隊在1944年9月底之後,就未曾出動飛機到台灣地區佈雷,跟日軍在1944年春發動的「一號作戰」有關。日軍從華北開始這場「大陸打通作戰」,一路往南進攻,最後導致第14航空隊放棄中國東南省分的前進基地,無法再對台灣及中國大陸沿海佈雷。

不過到了1945年3月,美軍收復呂宋島大部分地區,當地殘存日軍已不再構成威脅。於是澳洲空軍的卡塔利娜水上飛機開始以呂宋島為中繼基地,執行中國東南沿海、海南島、台灣周邊的佈雷任務。

3月6日,澳洲皇家空軍執行首次台灣地區佈雷任務,兩架屬於第20中隊的卡塔利娜水上飛機從菲律賓的仁牙因灣起飛,於深夜飛抵高雄港外投放水雷。7日傍晚,澳洲皇家空軍第20與第43中隊分別出動1架及2架卡塔利娜,至馬公港外進行佈雷。第43中隊的飛機於惡劣天氣下完成佈雷作業,但第20中隊的飛機始終未返航,機上九名成員被宣告失蹤。3月20日是澳洲皇家空軍最後一次到台灣佈雷,由第43中隊於傍晚出動一架卡塔利娜,在夜間抵達高雄港外實施佈雷作業。

於1945年3月7日澎湖布雷任務中失蹤的澳洲皇家空軍第20中隊組員生前合影
於1945年3月7日澎湖布雷任務中失蹤的澳洲皇家空軍第20中隊組員名單 (National Archives of Australia)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二戰時期英國戰機前來台灣

今天要談的是二戰時期飛來台灣的英國戰機,而不是今天飛來台灣的二戰時期英國戰機。😉

時間先倒轉至1944年10月初,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通知身兼聯軍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及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的尼米茲上將,暫緩進攻台灣的 CAUSEWAY(註1)行動,將旗下兵力投入暫定次年3月1日展開的 ICEBERG 行動。ICEBERG 行動的目標,是攻佔日本南西諸島(註2)的一部,作為最後進攻日本本土的根據地。
【註1】當時美軍絕大多數的軍事行動都用一個英文字作為代號,而且在相關文件多以大寫表示,行動本身跟這個英文字的字義毫不相干,以為保密。本文也保留英文大寫的表示方式,而且不予翻譯成中文,以免有不明就裡之人士畫蛇添足、妄自從字面衍伸其義。
【註2】泛指從日本九州南方延伸到台灣東北方的一連串島嶼

尼米茲上將在10月5日通令旗下單位暫緩CAUSEWAY行動,改為準備執行DETACHMENT與ICEBERG兩項行動,DETACHMENT行動即為進攻硫磺島的作戰。
 Nimitz "Graybook" 7 December 1941 - 31 August 1945, Volume 5 of 8

尼米茲的幕僚在10月下旬提出 ICEBERG 行動的規劃。在陸基航空作戰的部分,預計在登陸作戰開始的一個月前,先由駐防在馬里亞納群島的第20航空隊B-29超重型轟炸機,持續轟炸沖繩島的機場與地面防禦設施,直到登陸發起前一週;位於菲律賓的遠東航空隊則視菲律賓的戰況,轟炸台灣的日軍飛行場。

海軍的快速航艦特遣艦隊預定在登陸發起日(以下簡稱D日)前15天,從西太平洋加洛琳群島的烏里西(Ulithi)出發。D-10與D-11日先以艦載機攻擊台灣與宮古島,D-7至D-5日連續三天攻擊沖繩島至奄美大島一帶地區,D-4至D日再攻擊九州及本州西部。

1944年10月當時的ICEBERG作戰計畫中,美國海軍快速航艦特遣艦隊在D日前的預定攻擊行動。
U. S. Pacific Fleet And Pacific Ocean Areas Joint Staff Study, ICEBERG Operation

不過為了配合 DETACHMENT 與 ICEBERG 行動地點的氣候,加上麥克阿瑟在菲律賓方面的進展不如預期順利,海軍支援的時間因而必須拉長,這兩項行動的發起日兩度延後。所以到了1944年12月初,DETACHMENT 與 ICEBERG 行動的發動日期分別改為次年的2月19日及4月1日。

就在尼米茲的 ICEBERG 行動計畫成形前不久,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及兩國的參謀首長,從9月12日起再度齊聚加拿大的魁北克共商大計。在這次代號OCTAGON 的軍事會議中,邱吉爾表示英國將派出一支艦隊前往太平洋地區,在美國的指揮體系下並肩對日本作戰,羅斯福馬上就接受了這項提議。

同年11月22日,英國海軍將原有的東方艦隊(Eastern Fleet)解散,部分艦艇編入新成立的東印度艦隊(East Indies Fleet),其餘船艦就成為邱吉爾所承諾的英國太平洋艦隊(British Pacific Fleet),總司令由原東方艦隊總司令弗雷瑟上將(Admiral Sir Bruce Fraser)擔任。他在12月初搭乘旗艦從錫蘭(今斯里蘭卡)出發,前往英國太平洋艦隊的據點--澳洲。雖然名為英國太平洋艦隊,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等大英國協的成員也貢獻了不少的人力與物力。

弗雷瑟抵達雪梨後不久,就在12月中親自率領幕僚前去珍珠港,與尼米茲商討雙方合作的細節。尼米茲表示會請英國太平洋艦隊加入 ICEBERG 行動,英國太平洋艦隊將視同美國海軍的特遣艦隊(Task Force),接受第3艦隊司令海爾賽(William F. Halsey, Jr.)或第5艦隊司令史普恩斯(Raymond A. Spruance)上將的指揮。

弗雷瑟上將(左)與尼米茲上將在1944年底會談後合影。
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英國太平洋艦隊的作戰主力在1945年1月初,才從印度洋的基地出航前往澳洲。途中,艦隊裡的四艘航空母艦:不屈號(HMS Indomitable)、勝利號(HMS Victorious)、光輝號(HMS Illustrious)、不倦號(HMS Indefatigable),以艦載機對日軍位於蘇門答臘的煉油設施發動了三個回合的攻擊,算是英國太平洋艦隊的初試啼聲。艦隊於2月初抵達澳洲西岸的弗里曼托(Freemantle),之後再轉往雪梨的艦隊基地與其他艦艇會合。

不屈號航艦於1942年的檔案照片。© IWM (A 10500)
勝利號航艦(前方)於1943年的檔案照片。© IWM (A 21746)
光輝號航艦的檔案照片。© IWM (FL 2425)
不倦號航艦的檔案照片。© IWM (A 26496)

英國太平洋艦隊在1月下旬攻擊日軍在蘇門答臘的煉油設施。
NARA

美國海軍特別把特遣艦隊的番號中,從111到119的部分,保留給獨立行動期間的英國太平洋艦隊使用。第111特遣艦隊由弗雷瑟上將的旗艦與附屬艦艇使用;第112特遣艦隊主要是後勤支援的艦艇,包括運油艦、修護艦、補給艦等;第113特遣艦隊是英國太平洋艦隊的作戰主力,由航空母艦、主力戰艦、輕巡洋艦及驅逐艦組成。114以後的番號暫時不用。

第112與第113特遣艦隊於3月7日抵達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努斯島(Manus),準備執行在太平洋地區的作戰行動。第113特遣艦隊在附近海域進行操演,第112特遣艦隊留在馬努斯進行補給。3月15日,弗雷瑟上將下令給第112與第113特遣艦隊,準備向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尼米茲報到。第113特遣艦隊隨即停止演習,返回馬努斯補給油彈、裝載戰機。

由於弗雷瑟的身分是英國太平洋艦隊的總司令,如果加上尼米茲,英美兩國就各有一名太平洋艦隊的總司令。所以弗雷瑟將實際作戰的指揮權交給他的副手、第113特遣艦隊司令羅林斯中將(Vice Adimral Sir Bernard Rawlings)執行,而他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雪梨的總部坐鎮。

羅林斯中將(左)於1945年5月訪問關島時,與尼米茲上將合影,© IWM (A 29263)

第113特遣艦隊於18日從馬努斯出航,在20日上午抵達烏里西,利用美軍的設施加油。3月23日清晨,第113特遣艦隊改用美軍第57特遣艦隊的番號,正式納入美軍第5艦隊司令史普恩斯的麾下。

史普恩斯指派第57特遣艦隊的任務,是攻擊日軍在先島諸島上的機場,以癱瘓此地日軍的航空作戰能力。第57特遣艦隊的艦載機於3月26日首次執行 ICEBERG 行動中對先島諸島機場的攻擊任務,此後又陸續執行了幾次同樣的任務。

4月1日(當時已改稱L日),ICEBERG 行動中的登陸作戰如期在沖繩本島展開。日軍從6日開始發動菊水一號作戰,當天一共出動海、陸軍超過五百架飛機,從九州與台灣的飛行場起飛,其中有三百架是執行自殺式攻擊的特攻機,美軍有多艘驅逐艦因此受創嚴重。

菊水一號作戰在4月7日持續進行,一架特攻飛機撞上美國海軍航艦漢考克號(USS Hancock, CV-19),在飛行甲板翻滾後再撞到停放的美軍飛機,,引發強烈爆炸,造成美軍官兵慘烈的傷亡。漢考克號因為受損嚴重,在9日退出戰鬥行列,返回烏里西修理。

美軍漢考克號航艦被日軍特攻飛機撞上飛行甲板,激烈爆炸引發濃煙。
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美軍研判日軍的自殺飛機是從台灣出發,史普恩斯9日向尼米茲建議,由第57特遣艦隊在11與12日攻擊台灣的松山和新竹兩座飛行場,另外請麥克阿瑟同時以陸基轟炸機空襲台灣南部的機場。史普恩斯稍後電告第57特遣艦隊司令羅林斯,取消原定10日空襲先島諸島的任務,等待尼米茲批准11與12日空襲新竹與松山的任務,請羅林斯先作評估。

羅林斯在徵詢過旗下第1航母戰隊後,向史普恩斯表示可以擔負起攻擊台灣的任務。4月10日凌晨,尼米茲批准了對台攻擊任務。羅林斯隨即對相關的友軍發出電訊,說明他們將於11、12日兩天的午前對松山與新竹兩座日軍飛行場發動攻擊,執行兩次任務的飛機都預定於當地時間上午0700從與那國島西南方30英哩處起飛

4月10日中午,第57特遣艦隊把任務規劃的細節透過關島發送給相關單位;當天下午1700,第57特遣艦隊開始航向任務起飛位置,並由第1航母戰隊接手指揮。這項攻擊台灣的任務的代號訂為ICEBERG OOLONG行動。

第57特遣艦隊於4月11日清晨0600抵達那國島西南方30英哩外的任務起飛位置,風向北北東,風浪中等,雲高約1000英呎,並有陣雨。艦隊掉轉航向,但是天氣看來不太可能好轉,而且氣象預報顯示松山地區的天氣不適合發動攻擊。艦隊雖然曾考慮派出規模較小的戰鬥機群繞行台灣北海岸飛到新竹,但是這樣一來就沒有奇襲的效果,回程的安全性也堪慮,萬一要進行海空搜索,天氣也十分不利。因此艦隊決定延後到12、13日再對台灣發動攻擊。

4月12日的天氣狀況大幅好轉,上午0715,第57特遣艦隊的兩批機群從與那國島南方的艦隊位置起飛,每批均由復仇者式轟炸機及海盜式戰鬥機組成,分別負責攻擊台北松山飛行場與新竹飛行場。由於台北飛行場被雲層遮掩,只有一個分隊的飛機在勘察完松山飛行場後對地面發動攻擊,之後再攻擊淡水一帶的船隻。其他原本負責攻擊松山飛行場的機群改為空襲基隆港。負責轟炸新竹飛行場的機群則順利對疏散掩體區投下延遲引信炸彈。

英軍的空襲行動造成台灣電化株式會社基隆工場、台灣船渠株式會社大正町工場、報國造船株式會社基隆工場、台灣窯業株式會社士林工場、七星陶器工場等民間企業的損壞,縱貫鐵路新竹驛與香山驛之間有4處受損。不過隸屬於勝利號航空母艦上第849中隊的的復仇者式轟炸機被擊墜於基隆外海,飛行員Daniel McAleese中尉雖被日軍救起,送往基隆的醫院,仍於次日傷重不治,機上另外兩名乘員下落不明。

完成 ICEBERG 行動中某次任務,正在返航途中的復仇者式轟炸機,注意左下方同型飛機的主翼被擊破了一個大洞。雖然這張照片攝於1945年5月,這兩架飛機有很高的機率參加過先前攻擊台灣的任務。
© IWM (A 29196)

4月13日上午0645,第57特遣艦隊再度出動,前往轟炸台北的松山飛行場與新竹飛行場。復仇者式轟炸機順利完成轟炸松山飛行場和周邊部落的任務,護航的戰鬥機並至宜蘭飛行場掃射地面的飛機,負責轟炸新竹飛行場的機群也在多雲的天候下完成任務。除了軍事設施,英軍這一天的空襲並波及南海興業株式會社及台灣重工業株式會社在汐止的工場。在今天的任務中,英軍沒有損失任何飛機,日軍飛機也沒有起飛還擊。

照片中的海盜式戰鬥機剛結束攻擊台灣的任務,返航迫降時差點撞上艦島,飛行員無恙。
© IWM (A 29272)

如果您一開始以為本篇要講的是這次來訪的噴火式(Spitfire)戰鬥機,非常感謝您一口氣讀到這裡。為了答謝您的耐心,以下是從噴火式戰鬥機衍生出來的海火式(Seafire)艦載戰鬥機,於1943年間從光輝號航艦起飛的照片。其實不倦號航艦在 ICEBERG OOLONG 行動期間搭載了二個中隊的海火式,但由於航程較短,只有執行空中戰鬥巡邏(Combat Air Patrol)的任務,並未直接參與攻擊台灣的行動。

一架海火式艦載戰鬥機於1943年間從光輝號航艦上起飛。
© IWM (A 20650)

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台灣沖航空戰中被俘的美軍艦載機乘員

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1110403100、台湾軍司令部 捕虜訊問書 昭19年10月20日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75年前的今天,1944年10月12日,美國海軍第38特遣艦隊連續三天出動艦載機,對台灣各地發動攻擊。美軍在這場戰役中(日本方面稱為台灣沖航空戰)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但也損失了數十架飛機,部分棄機逃生或迫降的乘員遭日軍俘獲。上圖中的被俘美軍名冊出自當時的《台湾軍司令部捕虜訊問書》,我在2012年時曾找出表列16名美軍之中13人的姓名及所屬航艦,但三人因日軍的記載有誤或不詳而未查出。

匆匆七年過去,這七年讓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史料,不僅從散落的美方資料中查到了全部16人的姓名與被俘時執行的任務,而且找出他們被俘後的遭遇,還有大部分人的照片。以下按照上述名冊的編號分別敘述,紀念75年前發生在台灣上空的激烈戰鬥。

1. McCreary, Frederick E. 一等航空無線電手
McCreary的兵役登記卡(NARA)

原隸屬無畏號航艦(USS Intrepid, CV-11)上第18轟炸機中隊,擔任SB2C俯衝轟炸機的無線電手兼尾砲手。他在12日的第二次打擊任務中,搭乘John Thvedt中尉駕駛的SB2C,於上午0820與另外11架SB2C起飛前往轟炸位在松山的台北飛行場。Thvedt的SB2C在攻擊過程中被地面砲火擊中,McCreavy先行跳傘逃生,在飛行場北側被日軍俘虜。但是Thvedt並沒有立即棄機跳傘,而是把飛機飛到第38特遣艦隊附近才跳傘逃生,後來被驅逐艦USS Yarnall(DD-541)救起。

McCreary後來交由台灣軍的軍律會議審判,以無差別攻擊的罪名判處死刑,在1945年6月19日跟其他13名美軍於台北刑務所遭到處決。

2. Johnston, Sage M. 少尉
Johnston, Sage M. 少尉(NARA)

原隸屬漢考克號航艦(USS Hancock, CV-19)上第7魚雷機中隊,擔任TBM魚雷機駕駛。他在12日的第二次打擊任務中,與第7艦載機大隊其他飛機前往攻擊花蓮港地區。由於沿途天氣不佳,第7魚雷機中隊的TBM因此與其他友機失散,在沒有護航的情況下前往基隆港轟炸。Johnston的TBM可能因為在第一回攻擊時無法順利投彈,脫離編隊掉頭再試圖投彈,但被日軍戰鬥機擊中。TBM機群的領隊曾看見有人在基隆港跳傘,然而無法提供協助,盤旋之後跟其他TBM一起返航。

Johnston被俘後,可能對偵訊的日軍提供假情報,所以在捕虜訊問書被記載為無線手,所屬航艦則是練習用航空母艦黑貂號(USS Sable)。當然這也造成後人研究上的困難,讓我之前找不到資料。

Johnston後來被送往日本本土東京俘虜收容所的大船分所,戰爭結束後被拯救回國。至於同機上的另兩位成員,無線電手Briggs與砲手Gillespie,則都下落不明。

3. Ziemer, William C. 中尉
Ziemer, William C. 中尉(NARA)
原為無畏號航艦上第18戰鬥機中隊的F6F戰鬥機飛行員。第18戰鬥機中隊在12日清晨的第一波戰鬥機掃蕩任務中,出動了16架F6F。機群先飛往主要目標新竹飛行場,因未遭遇日軍的空中抵抗,在投彈轟炸棚廠後,轉往第二目標台北飛行場。途中在桃園飛行場上空發現數架雙發動機的日軍飛機疑似準備降落,美軍F6F發動攻擊,將雙發動機飛機全數擊落。然而過程中卻被埋伏在高雲層上的大批日軍戰鬥機突襲,Ziemer中尉在空戰被擊落。

Ziemer似乎在偵訊中謊稱自己是馬尼拉灣號航艦(USS Manila Bay)上的飛行員,但因為這艘航艦並未參與攻擊台灣的行動,所以我在過去一直無法查出他的正確姓名。Ziemer後來也被移送大船分所,但是在1945年8月2日死亡,未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Ziemer的父親曾在美國海軍服役,五個兒子受他影響而全部加入海軍,還因此上了報紙。

4. Johnson, Gordon G. 二等航空無線電手
原隸屬漢考克號航艦上第7轟炸機中隊,擔任SB2C俯衝轟炸機的無線電手兼尾砲手。第7轟炸機中隊在13日中午發動的第三波攻勢中派出12架SB2C,與同大隊的8架TBM、16架F6F協同攻擊基隆港,Johnson搭乘的SB2C由Bevis中尉駕駛。當SB2C穿過雲層開口下降後,遭到日軍防空砲火的抵抗,Bevis中尉駕駛的SB2C被砲火擊中彈艙,友機看到他從機艙爬到機翼上,然而未看到後座的砲手曾試圖逃生。後來這架SB2C墜落在基隆港中。

Johnson顯然從墜機中生還,日後被轉送到大船分所,戰爭結束後被拯救回國。Bevis中尉則下落不明。

5. Imel, Norman W. 中尉
Imel, Norman W. 中尉(NARA)
原為碉堡山航艦(USS Bunker Hill, CV-17)上第8戰鬥機中隊的F6F戰鬥機飛行員。於10月12日上午的第二次戰鬥機掃蕩任務中,與另外二架F6F共同為第8艦載機大隊長的F6F護航,協同其他12架F6F,到北台灣掃蕩。這16架F6F飛抵台北飛行場時,並未在空中發現任何日機。後來大隊長率領三架護航的F6F脫離機群,前往基隆港,掃射該地的舢舨。之後沿西海岸南飛至後龍,兩架日機從太陽的方向竄出,攻擊大隊長與Imel的F6F。Imel因為飛機受損嚴重跳傘逃生,降落在後龍西南方的陸地上。大隊長隨後擊落其中一架日機,隊友聯手擊傷另一架。

Imel中尉後來也被轉送到大船分所,但是在1945年3月10日因病死亡。

6. Stanley, Donald C. 中尉
(NARA)
參見以下Frellsen上尉的說明文字。

7. Frellsen, Max E. 上尉
(NARA)
Stanely中尉與Frellsen上尉原本都是考本斯航艦(USS Cowpens, CVL-25)上第22戰鬥機中隊的F6F飛行員。在10月12日清晨的第一波戰鬥機掃蕩行動中,第22戰鬥機中隊出動8架F6F,原本要協同大黃蜂號及胡蜂號的F6F執行任務,但臨時改為獨立掃蕩屏東飛行場。機群先以火箭攻擊屏東飛行場西邊地面的日機,脫離爬升後與空中遭遇的日軍戰鬥機發生空戰。過程中,有人目擊Frellsen正面迎擊一架日機,這架日機的發動機起火後失去控制,但是Frellsen的F6F也被發現冒煙。空戰結束後,Stanely與Frellsen的二架F6F都沒有再與友機會合。

被俘的Stanely與Frellsen後來都被送往日本本土的大船分所,戰後被拯救回國。Frellsen繼續在海軍服役,1965年時官拜中校。

8. Davidson, William A., Jr. 上尉
Davidson, William A., Jr. 上尉(NARA)
Davidson上尉原來是胡蜂號航艦(USS Wasp, CV-18)第14魚雷機中隊的TBM飛行員,日軍捕虜人名冊上編號14的Cross是同機的武器手,機上還有無線電手Wygonik。第14艦載機大隊在10月13日上午的第二波打擊任務中,一共出動5架SB2C與4架F6F戰轟機、3架TBM、4架F6F。機群飛抵台灣南部後,空中協調指揮官指派TBM轟炸屏東南飛行場上的日軍飛機,但因能見度不佳,以區域轟炸的方式沿跑道投下炸彈。由Davidson駕駛的TBM在投彈後爬升進入雲中,之後就失去聯繫。

根據日軍的資訊,Davidson與Cross都是在高雄旗後西方的海上被發現,兩人被拘留在台灣一段日後被送到大船分所,戰後被美軍解救回國。Wygonik則不知去向,日後被宣告死亡。

9. Turnbull, Frederick D. 少尉
Turnbull, Frederick D. 少尉(NARA)
原是勇往號航艦(USS Enterprise, CV-6)上第20戰鬥機中隊的F6F飛行員。勇往號在10月12日清晨的第一波行動中,派出12架F6F執行戰鬥機掃蕩任務,與同航艦出動執行打擊任務的其他飛機飛往台南飛行場。Turnbull少尉的F6F在掃射地面日機與設施時被防空砲火擊中,但他仍加入其他三架友機準備返航,最後仍因飛機受損嚴重而跳傘逃生,落在佳冬離岸不遠的海面。日軍隨即趕到,用傘繩綁住他的雙手,再用降落傘蓋在身上,之後對他的左上臂與右胸開了兩槍。受傷的Turnbull被迫走了幾十公尺到路邊,再搭車到佳冬的病院醫治。

Turnbull於11月初出院,轉送到台南的憲兵隊拘禁。11月下旬,日軍以飛機將他送往東京,於12月初移往大船分所。他在戰爭結束後被美軍救出,日後繼續在美國海軍服役,擔任飛行教官,具有多種螺旋槳飛機及噴射機的教官資格,並且參加過韓戰,最後於1967年以上校官階退役。

10. Buchheit, Charles F. 二等航空無線電手
Buchheit的兵役登記卡(NARA)
原為蘭利號航艦(USS Langley, CVL-27)第44魚雷機中隊一架TBM上的無線電手,飛行員為Borer上尉,機上另有Leary三等航空機械手。蘭利號在10月12日的第三波打擊任務中,出動7架TBM與8架F6F,機群飛抵台灣後,空中協調指揮官要求TBM前往轟炸台南,但TBM領隊透過無線電誤聽為左營而前往左營軍港。領隊指派Borer駕駛的TBM轟炸港外的一艘大型運輸艦,由四架F6F掩護,然而陰錯陽差,四架F6F仍繼續跟著主機群,僅由Borer的TBM單獨攻擊。這架TBM隨後失去蹤影,不過友機在海面上發現染色劑及疑似救生筏。

Buchheit被日軍俘虜,同機另外兩人下落不明。後來Buchheit被轉送至大船分所,戰後被解救回國。

11. Walasek, Edwin J. 少尉
Walasek, Edwin J. 少尉(NARA)
Walasek少尉原來是胡蜂號航艦第14轟炸機中隊的SB2C飛行員,捕虜人名冊第12號的Upton是後座的無線電手兼砲手。10月14日清晨,胡蜂號出動13架SB2C與9架F6F,前往攻擊岡山的第六十一海軍航空廠及台南飛行場。每架SB2C對第六十一航空廠投下翼下外掛的一枚250磅炸彈及彈艙內的一枚500磅炸彈,但是Walasek的飛機在過程中被地面砲火擊中。Walasek回報他的飛機無法撐回航艦,之後在海面上成功迫降,他跟Upton兩人都登上救生筏,等待潛艦前來救援,一組F6F在上空警戒。然而潛艦遲未出現,F6F受燃料量所限必須返航,留下兩人聽天由命。

如果日軍記載的日期正確,Walasek與Upton兩人在17日才被日軍捕獲,可惜他們在中間這三天的遭遇已無從查考。兩人後來被轉送到大船分所,戰後被美軍解救回國。

12. Upton, William C. 二等航空無線電手
Upton的兵役登記卡(NARA)
請參見前面第11號Walasek少尉的說明文字。

13. Flinn, Kenneth A. 少尉
Flinn, Kenneth A.少尉(NARA)
原為艾塞克斯號航艦(USS Essex, CV-9)上第15戰鬥機中隊的F6F飛行員。艾塞克斯號在13日中午出動10架F6F,前往宮古島與石垣島執行戰鬥機掃蕩任務。Flinn在掃射宮古島時被地面砲火擊中,迫降在離岸不遠的淺灘上。雖然他順利爬到機翼上向友機揮手,但是同行的F6F無能為力,在上空盤旋一陣後離去。
Flinn少尉(右二)在一次攻擊台灣任務結束後跟隊友合照,這張照片的主角其實是左二的Wayne Morris上尉,因為他在從軍前是電影明星,曾與雷根、亨弗利鮑嘉等人合演電影,而且拍照時已經是擊落八架日機的Ace。(The Tawas Herald, November 10, 1944)
Flinn少尉是捕虜人名冊中唯一一個不是在攻擊台灣任務中被俘的人,而且他在被俘之前已經擊落過五架日機,榮登Ace榜上。後來他也被轉送到大船分所,但是在1945年7月23日死亡。
日軍在1945年交還四名在大船分所死亡的美軍俘虜骨灰,其中Flinn、Imel、Zeimer(應為Ziemer)是《台湾軍司令部捕虜訊問書》名冊上的三人。© Crown Copyright

14. Cross, Joseph E. 二等航空武器手
請參見名冊上第8號Davidson上尉的說明文字。

15. Langiotti, James R. 一等航空無線電手
(照片來自網路)
請見以下Sharp中尉的相關說明。

16. Sharp, Harwood S. 中尉
(NARA)
Sharp中尉原為碉堡山號航艦上第8轟炸機中隊的SB2C飛行員,Langiotti是他的無線電手兼尾砲手。10月12日下午,第8轟炸機中隊出動11架SB2C執行當天最後一波攻擊行動,目標是台北飛行場。由於天氣很差,機群採取低空轟炸。Sharp的飛機對飛行場俯衝時,引擎已經冒出黑煙,可能被地面砲火擊中。他完成投彈後跟友機在淡水附近會合,然後在淡水河口西南方不遠的海面迫降。Sharp和Langiotti落水後都順利爬上了他們的雙人救生筏,隊友通知了待命救援的潛水艇,確認無法再提供任何協助後返航。美軍飛機在第二天曾對附近地區進行搜索,但無所獲,潛水艇也回報沒有發現。

根據日軍的捕虜訊問書,Sharp和Langiotti躲藏了十幾天後,10月24日在桃園郡的農家被前來的日軍捕獲。兩人在1945年5月的軍律會議中以戰犯的名義判處死刑,隨後在6月19日於台北刑務所執行槍決。

戰爭結束後,他們的骨灰被前來台灣調查的OSS發現。雙方家屬商量同意後,兩人的骨灰在1948年4月從飛機上抛灑到夏威夷的海面上,成為永遠的搭檔。以下是當時的報紙報導:
(Lubbock Evening Journal , April, 13, 1948)